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马航失事两周年,说声“逝者安息”好艰难

文明的局限性以如此残酷的方式显露,以如此诡谲的迷航、如此庞大的死亡阵容以及无处安放的哀歌表达出来,念一句“死者安息、生者坚强”好艰难。

3月8日是马航MH370航班失联两周年,马来西亚政府发布第二份中期调查报告,披露的事件调查、搜寻和飞机基本信息等与去年3月8日发布的第一份中期报告有诸多相似之处。无论是马来西亚政府公布的中期报告,还是该国总理发布的中期声明,都没有崭新的信息披露,与一年前相比没有什么有力的进展,两份文件都表达了同个意思:一直在努力,遗憾无所获。马航事件的真相原地踏步。

这个日子,这些例行的报告,以及乘客家属在北京、马来西亚等地的祈福与纪念活动,毫无悬念地将事件重新拉回公众的实现。相比那些极其稀少的、能被确定的事实,家属们那无法排遣的悲伤再次席卷而来。一种浓重的困惑也再次摆在其他人的面前。

迄今为止,在这次被马来自亚总理称之为“谜团”的失联事件中,全世界都要面对一个超大型的疑问,当一架偌大的波音飞机与机上239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全部从雷达上消失后,人们该如何理解这件事?如何理解科技、号称熟稔的地球以及人类处境?

正如过去两年来方方面面的举动所展现的那样,对马航MH370的迷踪以及在所有可能的揣测向度上悉数展开。阴谋论者将其归结为大国暗战殃及池鱼,真相追求者认为马来西亚政府暗藏了不见的人的秘密,对迷航的索隐穷尽了可能,但现实坚硬如铁。

这么多做法其实都是希望得出一个在人类能力范围以内的灾变模式,进而寻找到可以归咎的对象,令死者可以安息,也令生者可以在原谅、宽容或遗忘等取态上择定一种恰当的心态。可是两年过去了,悬念深如海沟,悲伤找不到出口,也令旁观者动容。

239名失踪者已经在一周年时被马来自亚政府宣布是“失事”的遇难者,他们生前有着太多的故事,因而在航班成谜之后,引发了如此多的泪水。这些泪水带出的一个问题至少包括:当我们在国界之外飞行的时候,一如星际迷航,是什么在操纵着命运?

政府协作推动的这些求解行动两年来未曾停止,南印度洋12万平方公里的四分之三海域已经被筛查完毕,人们寄望于剩下的海域搜索能提供答案。也真希望能够有这样的答案,不只是揭示迷航的目的地,也让围绕迷航的伤心能最终得到一一个实际的抚慰。

我们并非是说马航MH370的失踪者/遇难者比其他死于意外的人更值得纪念,而是说,一个现代航空器中的人们以如此诡异的方式离逝,以致于生者没有真正洞察死亡的机会,这才是真正的悲伤。向宇宙苍穹放飞240个气球,向佛像敬香等,生命用这种方式自我治疗。

逝者不知所踪,生者还要在繁琐人事中折腾。乘客家属又要被裹挟进索赔或诉讼程序,无疑会让他们一次次地、重新体验那次事件,体会亲人不在的折磨。人类已经探测到13亿光年前的宇宙引力波,却对两年前的迷航航班茫然无措,未知部分的惶恐只有用生命坚强去修补。

文明的局限性以如此残酷的方式显露,以如此诡谲的迷航、如此庞大的死亡阵容以及无处安放的哀歌表达出来,念一句“逝者安息、生者坚强”好艰难。迷航之后永远有困惑、郁结、哀伤,值此周年纪念日,我们闪回海洋与生命曾经黯淡的瞬间,祈祷悲伤最终被生命治愈。

  (极速大发PK10 大发PK10独家原创,未经许可谢绝任何的形式的转载,申请转载请联系本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