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平稳去产能,须建立风险共担机制

更重要的是利益上的倾斜,几乎“什么都没有做错的”产业工人,无论是分流、下岗还是再就业,所获得补偿多寡是一个关键性的议题。

危机从来都包括“危险”和“机遇”两面。目前在煤炭、钢铁等领域进行的以行政命令式为主要方式的去产能动作,同样呈现出机遇和风险共存的局面。然而,机遇和风险的分配并不是均等化的,甚至因为风险集中在某一些群体,而可能或已经导致了去产能任务的社会动荡。

3月12日23时,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委市政府召开维护稳定确保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专题会议。稍早前的3月12日下午,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在北京主持召开龙煤集团脱困发展工作专题会议。据《黑龙江日报》报道,上述会议强调,龙煤集团、省直有关部门和四煤城政府要尽职尽责,全面真实掌握企业在册、在岗人员、拖欠工资、应收账款、对外投资等真实情况并及时报告,供省委、省政府科学决策。

从2013年开始至今,亏损、劣质、过剩行业的去产能,已经多次被提上各级政府的讨论议程,更是无数次出现在媒体报端。其原因无外乎此前大规模扩张的煤炭、钢铁、化工企业,在面临经济下行、市场需求萎缩的形势下,呈现出总体产能严重过剩的局面。以煤炭和钢铁行业为例,产能利用率分别仅为66.99%和68%,二者过剩产能分别约为4亿吨和4.2亿吨。

龙煤集团作为黑龙江省属第一大国企,在享受了几年高利润的繁荣之后,不但面临着外部需求迅速减少的客观困境,龙煤集团万吨采煤用工高达48人是全国平均3倍的问题也被率先放大。更糟糕的是,龙煤集团辖下的几大矿区,因为产业结构单一,煤炭资源趋于枯竭,未来可能遭遇更大的打击。危机袭来,牵扯出来的不仅仅是去产能问题,还有国企本身的制度痼疾,以及央地之间的财事权分配矛盾等等问题。

如同中国社会的人口结构很可能会进入“未富先老”的状态,包括龙煤集团在内的许多地方资源型国企,也可能陷入“未富先衰”的境地。在这个过程中,产业工人很大可能将成为风险中的裸露者。尽管我们不能否认政府在这方面的精心安排,例如李克强总理在3月5日就表示,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而早在2014年6月,黑龙江省也曾安排30亿元缓解龙煤集团流动资金困难。但近期产业工人表达的一系列呼声表明,去产能任务中的职工安置工作远比想象地更艰难。

除了“输血”支持,造血功能的再建更为关键。如同文首对于“危机”的阐释,危机袭来,历来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相对于政府、企业、银行,产业工人的抗风险能力最弱,在利益博弈中,工人很可能因为能力不足,而选择越轨,以群体性抗议代替“理性谈判”。所以,建立去产能改革中的风险共担机制,是整个事件的主导方——中央和地方政府需要充分考虑到的。包括信息共享机制的搭建,可以更早地排除不必要的恐慌和骚动。当然更重要的是利益上的倾斜,几乎“什么都没有做错的”产业工人,无论是分流、下岗还是再就业,所获得补偿多寡是一个关键性的议题。

龙煤集团和下属24万产业工人的窘境,只是目前大规模去产能动作的一个缩影;陆昊省长背负的压力与面临的信息沟壑,也是地方主政官员介入企业去产能过程的典型状态。2016年,阵痛才刚刚开始,如同繁荣时代的利益共享,衰落时期亦需要风险共担,危机并不可怕,因为危险的背后躲藏的机遇。明细产权,以市场为导向进行兼并重组;风险共担,调动最大力量保卫工人利益。我们相信利益分配机制上的扭转,将会降低系统性的风险,也会逐渐化解局部地带的风险。

  (极速大发PK10 大发PK10独家原创,未经许可谢绝任何的形式的转载,申请转载请联系本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