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纪念一个讲真话的保育钧

重温和重申保育钧那些滚烫的铮铮直言,只是纪念的一部分;而在追记他生平与遗产的视野里,仍要看到民营经济的地位与发展问题多数在孤悬,未有稳固的解决。

  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5月31日凌晨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74岁。在他的有生之年,曾为著名报人,曾为研究者,曾为幕僚,经历可谓丰富。究其一生鼓与呼的重心,就在于促进民企获得与国企平等的发展地位,他是名副其实的民营经济代言人。

  检索保育钧为民营经济所做的发言和著作中,能轻易发现许多现在已经被遗忘的词汇与表达,比如“实现政企分开”、“从管企业变成管资本”、“国企增量存量改革”等等。可以说,保育钧以一人之力,变成中国民营经济的“百科全书”,是极有分量的鼓吹者与阐释者。

  在他逝世的当口,最好的纪念是缅怀一个讲真话的保育钧。重温他在三十年中捍卫民营经济合法性的种种作为,体谅民营经济现实处境,并且在国企改革中始终纳入民营企业的视角。这是因为尽管斯人已去,但保育钧念念不忘的民营经济的困境依旧存在。

  仅举一例。三年前,保育钧代表联合会上交一份民间投资状况的报告,在接受财新网访谈时,他说:现在侵犯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主体市政府权力部门的权力人物,关键问题是加快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职能不转变,垄断行业改不过来,民间投资就面临最大障碍。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是共产党的执政基础。

  三年前保育钧看穿的问题,正在演化成部分现实。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滑坡。今年1-4月,政府性投资由去年底的9.5%猛增至10.5%,增幅翻番;民间投资却由10.1%下滑到5.2%。稳定民间投资的政策信号频频释放,它呼应了保育钧的大声疾呼。

  呼吁保护民营经济,并不是要求让民企享受特权,而是要呼唤理解,在民企与国企的政策安排下获得平等机会。这种呼吁的主题数十年不变,数十年来始终是一道游移不定的门槛,既见证了保育钧的历史感与坚持不懈的信念,也足见他的焦虑所在未见根本改观。

  中国国企改革延绵三十年之久,保育钧始终在场在观察,并且以高度的前瞻性,呼吁国企改革减少对民营经济的“挤出效应”。比如在国企改革第三阶段,混合所有制改革中,他就提出要明确改革目的,第一要打破垄断,第二要实现政企分开,诸如此类,都是他身后有待实现的命题。

  就我国民营企业而言,大大小小数千万家,200多万亿的总规模,已经根本地改变了所有制的基础结构。在这种状况下,市场主体要有新的解释,所有制的主体要有新的解释。这也是保育钧在不同场合不断讲述的主要观点,在今天听来仍旧振聋发聩。

  面对民企不确定的政策环境,保育钧最后的呼吁是要在国企改革的增量资本化上,允许民营企业进来,防止国有控股而民企进不去、或怕资产流失拒斥民资的积弊重演。而今再来回顾他生前念兹在兹的这些,不由人不生感慨,保育钧去后,谁来继承他讲真话的衣钵?

  保育钧赞民企之利,也批民企之弊。当然,一个讲真话的保育钧不限于民企/国企之辩,在拨乱反正、私产入宪等其他重大转折处都留下了他殷勤的历史行迹,而这些都与他的价值观高度统一,敢言善言,言行合一,大道直行,都可以引作后来者的垂范。

  总之,重温和重申保育钧那些滚烫的铮铮直言,只是纪念的一部分;而在追记他生平与遗产的视野里,仍要看到民营经济的地位与发展问题多数在孤悬,未有稳固的解决。后来者有心,当沿着保育钧的道路,继续发问,求取民间经济与社稷未来的融通。

  (极速大发PK10 大发PK10独家原创,未经许可谢绝任何的形式的转载,申请转载请联系本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