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星空

民众为何不同情困境中的计生干部?

民众之所以不同情公安县的计生干部,一是出于朴实的感知与经验,认为计生干事参与了不光彩的基层任务。二是民众早于计生干部,看穿了“他们是谁”。

  文丨令狐卿(搜狐特约评论员)

  湖北公安县计生工作者——主要是乡镇计生干事——近日聚集到主管部门的门口抗议,他们打出了许多横幅表达诉求,比如“稳定计生队伍,还我应有身份”,“落实中央政策,保我应有待遇”等。媒体调查发现,计生干事们发起抗议的原因是被取消事业编制。

  凡事有果必有因。取消乡镇计生干部事业编制的原因很简单,计生罚款的返点取消,收入减少,乡镇在财力吃紧的情况下,于是进行了机构精简,计生干事首当其冲。就此而言,抗议的背后反映的是裁减计生干事的现实,而这一现实折射了基层计生生态的变迁。

  计生国策变成了准许生育二孩之后,政策修订的巨大社会影响一层层发散,家庭的生育观念得以松绑是其一,基层计生干事的工作机会遭遇更加显著的冲击。尤其是,随着计生罚款在规模上骤减、在规范上增强,建立在罚款之上的计生“血酬”生态被动摇了。

  超生要征收社会抚养费,从性质上来说,它对超生家庭等于是一种财务惩罚,而对计生干事而言,它构成食利的来源。计生罚款返点,实质上就是在一种模糊的计生国情下,支付给计生干部的“血酬”,以维持在边远底层的政策强度,它近似灰色的、临时性收买手段。

  这种手段并不能否定计生国策,它为处理基层巨大的计生工作量提供了急就章式的解决方案。计生罚款返还计生干部,以“血酬”的方式喂食之,灰色地带的计生雇员们为了维持工作机会,就会强化计生措施,甚至想方设法创造压力强度,以制造更多的“血酬”机会。

  调整计生国策之后,计生罚款锐减,财政上也拒绝背负返点这个恶名,计生“血酬”从源头上断流,势必要大幅削减食利者规模,那些因为政策推广而延揽的乡镇计生干事无可幸免。由此,计生罚款的食利者关系——强与弱、主导与附庸、留用与切割就暴露出来。

  公安县参与抗议的计生干部很难获得外界同情,也正因为此。民众看到的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罚款返点计生本属脆弱的临时方案,编外征召的计生干部处在最不稳定最不安全的状态,随时被牺牲以保证政策声誉,少数计生干部的抗议声体现了某种幻觉。

  这种幻觉,在“我为计生挥洒青春”“我为国策贡献汗水”等说辞中得以呈现。这是一种没来由的“主人翁”意识,显然错置了自己在计生“血酬”那个临时机制中的地位,误解了主从关系。计生干事的诉求之所以不够正义,就因为它建立在合法性欠奉的血酬机制上。

  以计生罚款来维持基层计生的工作需求,不只是政策的无奈之举,在长期的贯彻过程中,也受基层行政的狗苟蝇营及利用。临时岗位被当成永久“铁饭碗”,作为一种“症状”,体现在计生干事对正式编制的欲求上。他们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取消计生“血酬”,雇佣机会随之消失。

  民众之所以不同情公安县的计生干部,一是出于朴实的感知与经验,认为计生干事参与了不光彩的基层任务。二是民众早于计生干部,看穿了“他们是谁”。取消他们身份,就是稳定计生队伍;剔除血酬待遇,恰恰是落实中央政策。这不是妖魔化他们,而是理性地回到事情的本源。

  当然,消弭计生国策因调整带来的震荡,稳妥地收拾残局,需要一定的时间,付出代价也在预料之中,因为它是努力矫正计生罚款的扭曲,清理附加在政策上、甚至被人为增添的牟利之道。在上述逻辑与大形势下,那些仍想拿回“血酬”的计生干部们,其诉求必定少有支持。

专题策划: 极速大发PK10 大发PK10
新闻加点料

湖北:计生工作者维权求助 网友一边倒怒斥"活该"

  "为这份工作付出了汗水、泪水,甚至鲜血,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这份工作,得到的却是冰冷的1950(元)。" 近日,这样一则描述湖北荆州公安县计生工作者前往计生局维权原因的消息引发关注。尽管原发微博很快删除,但网友评论几乎是一边倒谴责、斥骂他们"恶有恶报"的声音。据当事人介绍,此次维权起因是乡镇机构改革后,计生人员的事业编制被取消,工资待遇太低,并且从2015年开始,当地不再将社会抚养费按照一定比例返还乡镇。
  搜狐新闻弧度栏目今天下午获悉,公安县县委正在处理此事,上访人员均已被劝回。人口学专家易富贤认为,网友群嘲并不理性,却反映了民意。